但使魂魄得逍遥,又何求胜天半子

 

这是一次没有“既定路线”的旅程。因为在计划的路线里充满了太多的不确定性,甚至是不可能性。而即使是制定这样一个完全基于理想化的“轮廓方案”也是颇费脑筋。这一次的旅程完全不能和去年的断舍离之旅相比。不仅没有了“一张申根走遍全欧洲”,“一个美签踏遍全南美”的光景。途经的国家中除了少数几个可以落地签和有条件免签之外,大部分都需要办理签证。而更加麻烦的是每一个国家的签证的有效期都很短,这让我根本无法于出发前在国内办理。而在第三国申请跨国签证的繁琐程度和不确定性,以及令人惊讶的价格和需要等待的时长,更是让整个旅程充满变数!

 

 

日本的签证要求我必须在签证签发后的三个月之内入境日本,这让我不得不改变了当初从西藏离境,从日韩回国的最初计划。而经过修改之后的最理想的方案是从远东开始此次旅程。从弗拉迪沃斯多克出境(海参崴),经过哈巴罗夫斯克(伯力)到堪察加半岛的彼得巴浦洛夫斯克。之后飞到我一直心有戚戚的楚科奇半岛。在从其首府阿纳德尔如愿的到达我梦寐以求的杰日尼奥夫角之后,从南萨哈林斯克结束远东之旅,飞去日本北海道。

 

而之后又将这个出发方案也否定了的原因是,尽管通过大量的调查和身在俄罗斯的朋友的无私帮助,我终于得到了一个可以尝试以个人的名义去申请“楚科奇自治区特别通行证”的途径,但是这个途径成功的可能性和所耗费的时间,以及再考虑到关联俄罗斯常规签证的有效期和停留期的关系。已经让这个“局部计划”对整体的行程方案所起到的消极影响,大到了几乎不可接受的程度。

 

此外,楚科奇目前的交通状况(或者叫地况地貌),让在陆地游览的移动难度无比之大。为数不多的楚科奇旅行者都是选择类似南极旅行一样的搭乘游轮,围绕在白令海到楚科奇海的海域里游览。再视具体情况选择登陆点。而这种旅行方式的确不是我的优选方案。因此我最终决定放弃从远东出发的方案。或许,我可以在结束了北美的旅程之后,用更宽裕的时间在阿拉斯加静下心来,再考虑这个远东之行吧。但到那时,这种“可能”或许已经仅仅只是“可能”了。。。

 

切割掉这个从远东出发的计划之后,出发的地点应该是定在了日本的北海道。然后一路南下纵贯日本到韩国。日韩之旅结束后,通过菲律宾和文莱,过度到斯里兰卡。之后是印度,孟加拉,不丹,尼泊尔,之后再回到印度,从其西北部陆路进入巴基斯坦,一路向西到阿富汗。这段旅程的不确定性在于,不丹这个不允许自由行的国家是否能成行;印度到巴基斯坦,以及巴基斯坦到阿富汗的边境区域的安全局势如何。我需要尽可能的躲开被塔利班和基地组织所动态控制的区域。

 

而最让人头疼的是,巴基斯坦这个名义上与中国关系极好的国家所给予中国人的签证条件让我充满了困惑。目前得到的信息是,中国人不能在国外获得巴基斯坦签证。而此签证虽然免签证费,但是需要巴方的邀请函和担保函。此函的费用较高,且具体的枝节又很多,而签证的有效期仅有三个月,并且是从签发之日开始计算。这就让我必须保证从拿到巴基斯坦签证后,从日本到巴基斯坦以及到阿富汗这一路所耗费的时间,必须控制在巴基斯坦签证的有效期之内。这无疑给我在印度和尼泊尔旅程的设计和时间规划平添难度。。。

 

之后我计划将从喀布尔进入中亚的五个斯坦国。这个里面最不确定的因素除了同样是塔利班和基地组织在阿富汗控制区的情势之外,就是中亚国家的签证是非常难办且条件苛刻。而由于其签证有效期的问题,我又不能在国内办理。而我实在不确定我是否有足够的耐心,去小心翼翼的逐个办理这些国家的过境签证。如果这段旅程顺利,我将从计划中的最后一个中亚国家哈萨克斯坦飞去乌克兰。从这里辗转摩尔多瓦或者亚美尼亚进入中东。

 

中东的计划没有过于详细方案的主要原因是,我要力保的以色列,与其他阿拉伯国家的签证互斥问题。目前很难得到稳定及确定的信息。这直接关系到在哪里申请以色列的签证,以及进入不同国家的先后顺序和路线。而叙利亚,伊拉克和也门的安全形势和获得签证的可能性,也使得提前做出确定的方案变得毫无意义。但是计划中的理想路线是,从塞浦路斯进入以色列,之后尝试尽力躲开IS在黎巴嫩,叙利亚和伊拉克的控制区后移动到波斯湾地区,经过科威特,卡塔尔和阿联酋后,最终绕到也门,从这里穿过亚丁湾离开中东,进入非洲的吉布提。这样可以绕开我去年已经去过的包括埃及在内的一些中东国家,省去不必要的时间和费用。

 

而非洲的具体计划就更不确定了。这里除了局部地区的战乱所造成的安全威胁和道路及口岸通关限制的问题之外,就是完全要依赖的跨国签,据说,不仅其效率及价格往往超出预想的程度让人无法接受,而且有些个别国家的签证还必须要有外交照会才可以办理。这让实际完成我计划中的全非洲之行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如果我能够在非洲的某个国家申请到巴西的签证的话,我会在北非结束了非洲之旅后,飞去巴西,之后一路北上,从我去年没有到达的少数一两个南美国家,尝试穿过中美四小国后,到达美国的东海岸。如果不行,我会选择略过南美,从加勒比海地区的某个国家进入佛罗里达。之后从美东进入加拿大东部。横穿加拿大后,到阿拉斯加再规划接下来回程的路线。如果那时候远东的方案还是不成立的话,我不排除有可能选择从夏威夷到新西兰。之后可能辗转大洋洲的几个海岛国家后从香港入境。

 

做完这个粗略的计划之后,我突然发现好像这个路线几乎要经过这个世界上大部分的战乱区和恐怖组织的控制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