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舍离之旅

 

关于路线:

北京-伊尔库茨克-莫斯科-摩尔曼斯克-圣彼得堡-赫尔辛基-罗瓦涅米-卡拉绍克-老峡湾-霍宁斯沃格-特罗姆瑟-卑尔根-斯塔万格-奥斯陆-哥德堡-哥本哈根-斯德哥尔摩-塔林-里加-维尔纽斯-华沙-科拉克夫-布达佩斯-布拉迪斯拉发-维也纳-萨尔茨堡-慕尼黑-布拉格-柏林-汉堡-科隆-阿姆斯特丹-Zaanse Schans-布鲁塞尔-巴黎-卢森堡-法兰克福-伦敦-曼彻斯特-爱丁堡-印威内斯-苏格兰高地-格拉斯哥-贝尔法斯特-安特里姆-都柏林-伦敦-马德里-马拉喀什-阿伊特本哈杜-撒哈拉沙漠-菲斯-舍夫沙万-特里法-塞维利亚-里斯本-波尔图-巴塞罗那-安道尔-马赛-摩纳哥-尼斯-罗马-梵蒂冈-佛罗伦萨-比萨-拉斯佩齐亚-威尼斯-米兰-卢加诺-伯尔尼-卢塞恩-苏伊士-慕尼黑-卢布尔雅那-萨格勒布-普利策维采湖-杜布罗夫尼克-科托尔-波德戈里察-萨拉热窝-贝尔格莱德-索菲亚-布加勒斯特-雅典-伊斯坦布尔-恰纳卡莱-塞尔丘克-棉花堡-厄吕代尼兹-费特希耶-安塔利亚-格雷梅-尚勒乌尔法-马尔丁-凡城-多乌巴亚泽特-特拉布宗-巴统-梅斯蒂亚-乌树故里-库塔伊西-第比利斯-卡兹别克-哥里-第比利斯-巴库-德黑兰-伊斯法罕-设拉子-安曼-死海-佩特拉-瓦迪拉姆-亚喀巴-达哈卜-沙姆沙伊赫-阿斯旺-卢克索-开罗-纽约-波士顿-华盛顿DC-奈茨敦-芝加哥-Lebanon-俄克拉荷马-新墨西哥-科罗拉多大峡谷-拉斯维加斯-旧金山-洛杉矶-圣地亚哥-墨西哥城-坎昆-哈瓦那-巴拉德罗-古巴圣地亚哥-卡马圭-特立尼达-哈瓦那-波哥大-圣玛尔塔-卡塔赫纳-麦德林-萨伦托-波帕扬-基多-瓜亚基尔-利马-库斯科-马丘比丘-欧雁台-库斯科-普诺-拉巴斯-乌尤尼-圣佩德罗-圣地亚哥-瓦尔帕莱索-圣地亚哥-蓬塔阿雷纳斯-乌斯怀亚-福克兰群岛-南乔治亚岛-南极半岛-乌斯怀亚-布宜诺斯艾利斯-伊瓜苏-布宜诺斯艾利斯-圣地亚哥-纽约-北京

 

环球旅行也许很容易,但周游世界是个伪命题。

从巴伦支到比格尔,从北极圈到南极半岛;从中东的安纳托利亚到北非的撒哈拉;从亚非欧到中南美,从2016年4月2日到2017年1月16日。这场“断舍离之旅”去到了50多个国家和地区,用去了我人生中的289天。加上上次东南亚和大洋洲115天的“不带钥匙的旅行”,我大约去过了接近70个国家和地区。TCC把国际上200余个国家和地区重新划分成了324个。我看了他的list,按照他的划分,我应该已经去了80多个了。如果超过100个就可以加入这个号称世界上最难加入的俱乐部了。尽管我一直还没有加入他的计划,但此行已让我对世界的博大深有体会。据说去遍了这324个地区的人,世界上只有15个,而且几乎都是花甲之年了。

这让我不得不想起我在维尔纽斯的airbnb房东Ainis。这个27岁的小伙子独自去挪威做了2年的邮递员。这不仅让他完成了他北欧之旅的梦想,还让他挣到了足够的钱买下了这所房子。在他宽敞的客厅里,我们一边分享着他做的可口晚餐,喝着从超市买来的啤酒。也一边分享着我们各自的旅行经验和梦想之地。直到深夜,当最后一罐啤酒喝尽的时候,他将身体深深的陷入宽大柔软的沙发靠背里,仰起头面向天花板无力的感叹,life is too short。

 

 

关于那些问题:

 

你觉得哪个国家最好,哪里最美,最值得去?

这是我最怕回答的问题。因为好的国家太多了。美丽的景色也太多了。甚至那些不好的国家对于一个旅行者而言也是值得去一次的。走的越远越难以分清伯仲,去的地方越多也就越不敢回答“最”的问题。

作为一个独行的背包客,几乎每次在一个人多的景点前,都会被人请求帮忙为他们照张相。事后大多数人会礼貌的问我需不需要也照一张。我总是笑笑谢绝了。我不喜欢给自己照相,一般也尽力回避与人合影。所以此行所照的近一万两千张照片里有我的不过十张。

但就是这样,确有两次,我接受了有人要为我照张相的邀请。一次是在挪威的北角,这里是欧洲的最北点。另一次是在葡萄牙的罗卡角。这里是欧洲的最西点。虽然这两次的照相实属偶然,未必一定能说明什么,但就勉强算是对这个关于“最”的问题的一种回答吧。

此外,让我闭上眼睛就想起来的景色还有英国的苏格兰高地,瑞士的田园风光,土耳其的海滨,格鲁吉亚的梅斯蒂亚和乌树故里,约旦的瓦迪拉姆,美国的加州一号公路,坎昆的加勒比风情,哥伦比亚的山谷,秘鲁东部的旷野,玻利维亚的高原,以及南极半岛的冰川。。。。。。

尽管我对自然景观的喜好远远超过人文风情。但是这也不妨碍我向你推荐,去俄罗斯感受昔日帝国的庞大,去古巴回忆年少时的旧时光,去德国认识一下巴伐利亚的足球和啤酒,去荷兰花点时间和耐心“淘一淘”橱窗女郎,去英国的牛津再安静的思考一下未来的生活,在西班牙体会弗拉明戈的情绪宣泄,到阿根廷找个美女学一次探戈。。。。。。

哎呀不行了,这一数不要紧,又想起来好多。。。。。。

 

基本上走遍了欧美发达国家,回过头来怎么看中国?

在路上遇到的中国人最关心的两个问题是:你这一路花了多少钱?你的钱是怎么挣来的?会舍得花在这样长的旅程上。而遇到的外国人最关心的两个问题是:北京的雾霾到底有多严重?你们现在是可以生两个孩子了吗?

我想也许在我的有生之年,我已然看不到中国能变的像欧美这些发达国家一样了。中国的发展必须建立在“沉没”一批人的基础上。至于如何“沉没”,以及“沉没”哪一批人,那是政治家的事情。是无所作为的依赖自然代谢,还是像外科手术一样的斩去沉疴。好像我们已经没有太多时间了。

 

走了这么久累不累?接下来还走不走了?

如果我说不累那是假的,但是在路上的我,也许“可以”感觉不到累的。我相信一个长途旅行者的疲惫也许是无人能体会的。每一个离开家的人,无论是留学,打工,经商,旅行,或许都有一个共同的目的。就是希望再回来的时候一切能变的更好。如果真的能这样,再远的路也不会感到累的。

我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再走,或者什么时候再走。但是我却已想好了如果再走怎么走,我也许会从西藏过境到尼泊尔,然后在印度,斯里兰卡,不丹等地之间辗转之后,经过巴基斯坦和阿富汗,我会再次尝试进入伊拉克。然后从黎巴嫩争取去以色列。我会快速经过埃及后向非洲南部行进,游遍非洲后,最终可能还是会从摩洛哥离开非洲。从加拿大去阿拉斯加,最后考虑从日韩回来。

 

你找到旅行的意义了吗?

旅行可能是没有意义的。或者不同的人会赋予他的旅程不同的意义吧。回来后和“隔壁屋的小彬子”喝酒,他又借用了那个古老的“梗”揶揄我,“生活就像强奸,要么享受,要么反抗”。他说他是享受的,而我是反抗了半天最终还是被强奸了的。好像生活里只有两种选择,一种是妥协,一种是不妥协。是的,妥协是痛苦的,而不妥协依然也是痛苦的。但是在路上,却可以变成只有一种选择,就是“无须妥协”。。。

Quark expeditions的探险队长Shane毫不掩饰他对英国著名的南极探险家“欧内斯特,沙克尔顿”的敬仰之情。我们的ocean diamond此次的航行路线也在最大程度上追随了当年这位老船长所带领的“忍耐号”的路线。这位具有爵士头衔的英国探险家,最终在他48岁的时候因为心脏病发作,而永远的留在了南极地区的南乔治亚岛上。如果以实现目标而论,爵士的探险历程几乎一次都没成功过。但是他的传奇经历却永远的写在了南极的探险史上。

 

关于感谢:

让我把对我所有的airbnb房东的感谢写在最前面。每次当我看到在我的评价栏里,你们留下的那些善良又慷慨的赞美之词,我都会想起你们,想起你们热情的收留和周到的帮助,最要谢谢的还有你们的包容,你们包容了一个没有熟练的英文,却偏偏有着急躁的坏脾气的我。

还要感谢这一路上遇到的旅友,谢谢你们的各种帮助和陪伴。认识新的朋友也是旅行的一个重大的收获。谢谢带我去参观赫大并为我介绍整个北欧的小强从周同学,在危难时刻帮我搞定行程单的Joe Lynch,我最强大的后援“干女儿”小雅,在加利福尼亚的圣地亚哥收留我一晚的“超人姐姐”,虽然开车技术让我胆战心惊,但还是把我安全送到了旧金山机场的Nicole,在德黑兰机场载我到市区的糖人,给我做了好吃的面条却不肯收钱的大伟,送我回墨西哥城的Sharkcd,在玻利维亚帮助我解决“现金困境”的海豚,在我不想起床去餐厅时,总是把早饭带回来放在我床头的五十岚彰。。。。。。

还有优雅又精英的麻省才女执慧,恩爱又和谐的mahui和mei,被我尊为“大哥”的气质女教授蓝鱼,才情兼备的Nile,专注又用功的Gluke,掌管一切的富二代SukiZ,年轻又意气风发的Jaranzo,迷人又仗义的小龙女,低调却默默坚持的“,”,时而会在朋友圈发一些“煽情文字”的好角色,性情肆意又规划清晰的珺楸,年轻有为的羽杉,聪明又会赚钱的Celeste,漂亮又独立的Savrian,可爱又痴情的Arche,给我上“南极必去课”的毛毛,多次和我不期而遇的“为了遇见谁”。。。。。。

最后要感谢的是那些一路上为我的朋友圈点赞的人,我知道其实你们中的很多人也许并不真的关心“诗和远方”,而是只想《静静的看着我装逼》。而事实上我发朋友圈的目的只有两个,一个是为了能记住我每天所到达的地方,另外一个就是让你们知道我还活着。。。

 

这一次恐怕无法写更多的“流水账”了。因为这段行程实在太长了。好像我短时间也很难把状态从旅程中扭转过来。我想你们从这篇文章的粗燥中也能感受得到吧。照片我也只是粗粗的选了几张,如果想看更多照片的话,请我的豆瓣相册吧。有很多人都觉得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去那么多的地方,不仅会很累也会让行程过于匆忙。是的,我并不是想在有限的生命里,拼命去遍世界上所有的角落,我只是想尽力让自己每天所看到的景色都不一样。因为我们无法阻止我们的生命只会越来越旧,我们只能尽力让我们的生活每天都像新的一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